拜里基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ofo摩拜哈罗共享单车三国杀谁能 [复制链接]

1#

年,轰轰烈烈的共享单车大战到了“收官时刻”。

曾经的领头羊ofo陷入泥潭,摩拜被美团收购之后也按下了暂停键之际,原本躲在角落里的边缘选手哈罗单车却趁势崛起,在资本寒冬来临之际,最近还获得新一轮40亿人民币融资。

ofo、摩拜、哈罗的三国杀也迎来中场战事:胡玮炜拿着王兴给的大红包退出摩拜,年关难过的戴威还在为ofo的生存绞尽脑汁,一直低调的杨磊也开始为哈罗单车从二轮向四轮的挺进抛头露面。

两个80后与一个90后的较量

涂着“互联网+共享”口红的自行车租赁行业,在两年多的疯狂之后,终于迎来一段“贤者时间”。面对一地“废铁”,投资者、创业者、城市管理者、排队讨债的供应商、等着退押金的用户……或许都在琢磨同样的问题: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?

短短两三年时间里,共享单车的入局者和出局者都难以尽数,以至于有人吐槽:车身颜色快不够用了。

虽然共享单车“被玩死了”的声音不绝于耳,但这场游戏并没有宣告结束,问题在于,陷在坑里的还要不要继续,接盘的该如何继续?

中场休息时刻,摩拜、ofo、哈罗这三个最大玩家的创始人——年出生的女记者胡玮炜、年出生的“连续创业者”杨磊,年出生的“官二代”戴威——再度被摆到舆论的放大镜下。他们进场前,全世界没有一个公共自行车项目独立盈利。他们轰轰烈烈大干一番后,这一纪录仍然没有被打破。

戴威与胡玮炜

厮杀最激烈的摩拜和ofo,当下处境也最艰难。委身美团8个月后,摩拜最近传出了大规模裁员的消息,胡玮炜也知难而退;ofo深陷债务泥潭,戴威还收到了“限制消费令”,不能买车买房,不能住星级宾馆,出行也不能坐飞机和列车软卧;鹬蚌两败俱伤,晚一步进场的哈啰,看起来已经没有对手,似乎要成为“农村包围城市”的最后赢家,但他依然要为这个行业找到盈利模式。

以胡玮炜、戴威、杨磊为代表的共享单车创业者们,在这场看不到胜利者的游戏里斗智斗勇斗人性,狂烧数十亿美元,大概就是在跟魔鬼较劲吧。

胡玮炜:重新发明了自行车?

生于年的胡玮炜,在涉足共享单车之前,是汽车新媒体“极客汽车”的创始人兼CEO。从汽车转向自行车,最初并不是她自己的主意。易车和蔚来的创始人、出行领域投资人李斌,把她推进了共享单车的“历史进程”。

下面这个故事已经被讲了很多遍。

年11月的一个晚上,在国贸附近某家咖啡馆,胡玮炜牵线把一位汽车设计师介绍给李斌。正是在这次会面中,李斌抛出了做共享单车的想法:随处可借,扫码就能骑走,骑一次一块钱,用完随处停。他连名字都起好了,mobile加bike,mobike,中文名就叫摩拜,还有“膜拜”的谐音。

李斌想让这种单车一夜之间布满北京,搞出个大新闻。但那位汽车设计师对这个想法不知可否,他还没见过哪家创业公司像这样赚到钱,于是李斌把目光转向胡玮炜,“不如你去干吧。”

共享单车不赚钱的问题,李斌早有思想准备,他认为只要一辆车4年里没有维护费用,就可以回本,实在亏了就当做公益。

胡玮炜觉得,这个想法太牛了,她有一种被击中的感觉。

后续的行动也像闪电一样迅速。年12月,胡玮炜就组建起了初创团队,年1月,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。作为摩拜的天使投资人,李斌也继续充当着给摩拜张罗后续资金的“幕后玩家”。截至年初,摩拜共计融资20多亿美元。

虽然有李斌这个强大后盾,胡玮炜在前台的工作也并不简单。所有共享单车创业者都面临同样的挑战:一群头脑清醒的人,要去做一件头脑发热的事。

一开始就知道,这是一场只烧钱不赚钱的游戏,接下来还能怎么玩?

胡玮炜既然爽快地接受了入场券,就表明她已经说服自己,在这场不可能的游戏里,还是存在着某种可能。这个旁人眼中的“文艺女青年”,选择了最实在的做法——先拿出好的产品。“相信有了好的产品,好的模式,盈利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。”这是她向外界传递的信念。

共享单车的运作模式和使用场景,决定了它不能是普通的自行车。胡玮炜带领摩拜团队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重新“发明”一辆自行车,使它能够满足“共享”的需求。

除了带定位和网络功能的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